打工仔當起領頭人

發布日期: 2020-07-15

 

“現在供電服務好得不得了。開關一推,水就來了,太方便了?!?月14日,在高郵市甘垛鎮漁海村西側一處秧田旁,漁海村黨總支書記戴玉庭一邊對甘垛供電所臺區經理俞永春、任秀章說話,一邊推上灌溉房里的斷路開關,水泵頓時涌出柱狀水流,“嘩嘩”流入秧田。

“這一塊有130畝,去年有一口兩畝多的荒水塘,我用機械進行了平整?!?nbsp;種田大戶是村支書戴玉庭的另一個身份。

54歲的戴玉庭是土生土長的漁海村人。26年前,他憑著木工手藝到上海打工,后在南京開了家裝修公司,可謂跳出了“農”門。2012年,戴玉庭將裝修公司移交給家人管理,從城市返鄉,承包了土地,又當起了農民,還成立了家庭農場和玉庭農機合作社。2019年6月份,戴玉庭擔任漁海村黨總支書記。

2012年,戴玉庭從村民們手中租下600畝土地?!耙郧按迕穹N田都是散戶,各家每幾畝田都有埂、溝、渠,我把大家的田租過來進行了平整,這樣一來,每100畝土地可以多出5畝農田?!贝饔裢フf,種田規?;?、電氣化是大勢所趨,后來他又承包了200畝。

2016年4月,在甘垛供電所的建議下,戴玉庭對承包的800畝農田實施了“機改電”,購置了8臺10千瓦的電動機,當年就有了效益?!巴姾?,正趕上農田撒稻種,用電打水很方便。后來,稻田施藥除蟲打水更劃算,我的‘機改電’一次性投入5萬多元,一年下來,用電打水比用柴油打水節省電費近4萬元,雇工費也節省了1.5萬元?!?/p>

“多出糧食才是對土地最大的敬畏。以前,用柴油機打水,農戶心疼費用高,稻田打水不夠徹底,畝產量只有650公斤左右。我承包土地后,將用油改為用電,費用只有柴油的三分之一,畝產量達到720公斤?!?nbsp;戴玉庭算了一筆賬。

在玉庭農機合作社的一間倉庫里,各種農機裝備一應俱全:平田機、插秧機、收割機、烘干機……近40臺農機整齊排列?!艾F在種田再也不靠‘人海戰術’了,都靠高科技。我們的‘農機部隊’里,地上跑的,天上飛的,全都配齊了?!贝饔裢フf,合作社還辦了糧食烘干中心,2019年收購稻谷200多萬公斤,今年收購小麥100多萬公斤。

4月24日,戴玉庭的糧食烘干中心添置了輸運機、電烘干等設備,向甘垛供電所提交了農場增容用電申請書,擬從原來的40千瓦增至120千瓦。甘垛供電所受理后,在4天內裝表接電,及時滿足用電需求。

戴玉庭介紹,他聘請了本村5名村民參與農場管理,工資最高的一年12萬元,最低的也有4萬多元?!按迕竦耐恋亓鬓D后,他們既可每年拿租金,也可打工創收?!?/span>

“說實話,我承包農田賺不了大錢,我返鄉種田、當村支書,就是想改變村民的傳統觀念。土地集中經營已成為趨勢,專業合作社、家庭農場、種植大戶通過流轉土地擴大生產規模,這是真正向土地要效益,讓農民新為‘新農人’或‘準工人’。當然,這些都離不開電力的支撐?!贝饔裢フf,農機化、電氣化解放了勞動力,提高了生產效率。